未知 - 第 1 部分阅读 误踩总裁底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正文?001?命运转弯(1)

????迷蒙的灰暗渐渐掩去天空蔚蓝的纯净,带着淡淡喜忧参半的氤氲,吞噬烈阳的金辉,却吞不尽人世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压抑的阴云掩不住金碧辉煌的奢华,更遮不去浮夸虚荣的炫耀。

????气势磅礴的凯宾斯基五星国际大饭店门前,兰博基尼LP640,奔驰SLR,宾利雅致…豪车云集、琳琅满目,像是一场名流齐聚的奢华盛宴,星光璀璨,惹人注目。昂贵的意大利红色地毯铺出温婉的喜庆,纯白、粉色相间的极品玫瑰花束林立两旁,优雅而纯净,百米之外,却早已招摇得不容人忽视。

????充满现代艺术气息、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大气的银花铺满温暖的橙色墙壁,描绘极致的奢华;粉色的丝纱漫天飞舞,勾勒举世无双温馨的浪漫;鲜红的玫瑰刺目的齐聚,九百九十九朵爱意红玫瑰铺成的心连心的花墙中,彩灯环绕的新婚喜照看起来似乎有些突兀,一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搂着一个看起来更像是妈妈般的壮硕女人,幸福,不和谐地有着异乎寻常的诡异。

????“陈迎远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方菲小姐为妻,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永远爱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

????“方菲小姐,请问您是否愿意嫁给陈迎远先生为妻……”

????“……”

????“我宣布陈迎远先生与方菲小姐今日正式结为合法夫妻,礼成!现在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亲吻对方,在神圣的耶稣面前,许诺今生的诺言…”牧师的声音低沉而庄严的响起,两侧的掌声如雷响起。

????一场奢华的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中,百桌的酒宴,上千的宾客,觥筹交错,喧哗一片。在众人低声私语的祝福声中,男人轻轻搂过女人胜过男子的熊腰,在女人鲜红的血盆大口上留下轻轻的一吻……

????◇

????落叶纷飞,清冷苍凉的相思园中,一个身形单薄、衣着朴素的黑衣女子,抱着一捧纯洁无暇的白百合,静静的望着孤零零、无人问津的孤独墓碑,呆呆凝视了许久。

????【爱姐江雅心之墓,妹戚晓柒,XXXX年九月九日】

????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女人披散的柔顺直发迎风扬起,微露的精致侧颜,白皙如玉,却透着一抹几近病态的苍白。硕大的墨镜轻而易举地遮掉了大半的容颜,黑色墨镜下的晶亮水眸却掩不住那抹哀痛、忧伤的复杂。

????“雅心姐,这是你最喜欢的白百合,但愿它…真的可以洗去你今生无法抹去的的污垢…假如真的有来生……希望你可以借花献佛,由花托生,做全新的雅心姐……”轻轻放下手中的大捧百合,黑衣女子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描绘着墓碑上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伸手拔去墓碑上可怜丛生的孤草。

????“雅心姐,以后的每年,我都会代你一起看这个世界,每年祭日,我都会来看你……我才是你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深深鞠了一个躬,黑衣女子转身往墓地场外走去。

????清灵的小雨缓缓飘落,慢慢拂过孤寂的墓碑,像是灵魂净化的圣水,洗去凡世的铅华,赋予新生的勇气……

????喜欢本文,喜欢蓝鸢的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啊!谢谢亲的支持◆◇

????正文?002?命运转弯(2)

????年轻气盛,很多人并不懂得青春的含义,当然也就无法领悟珍惜的重要。就像很多人,习惯把青春当成一种资本,用无度挥霍来昭示它的存在,用夸夸其谈来显示它的魅力,用我行我素来证明它的洒脱……

????◇

????华灯初上,纸醉金迷的都市夜生活还未拉开序幕,SuperHigh的学生专场却已进入高潮。五彩的灯光耀眼夺目,少了低调的内敛,多了青春的张狂;流行的摇滚转作青春的恋歌,少了热辣激丨情的时尚,多了情窦初开的羞涩。

????忧伤的乐曲缓缓流淌,渐渐淹没这个写满特殊的夜场,慢慢笼上一层淡淡的哀愁。偌大的SuperHigh,此刻也因为五张并立的台球桌,而略显狭小而拥挤。

????“慕少,欢迎光临!”

????房门突然被打开,服务生的热情欢迎声让本就颇显冷清的大厅瞬间陷入了冷凝的静止状态。所有有人情不自禁的抬起眸子朝门口的来人望去。三个男子同样是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看起来同样的英俊潇洒,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的不同。

????为首的男人双手插裤,嘴角微挑,一脸的邪气,却怎样也遮掩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尊贵霸气。黑色的短发张扬的挑起,精致的脸庞有着明显混血的深邃,黑色的双眸深不见底,像是蕴含着无尽的神秘力量的黑洞,瞬间就可以将人的灵魂整个吸食;高挺的鼻梁自负骄傲,像是君临天下的王者,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恐惧;冰冷的薄唇微微扬起,淡淡的轻佻,瞬间融化棱角分明面孔的冷峻,却带着一抹深沉的不可捉摸。白色的衬衣领口大开,略显白净的胸肌尽显力与美,像是完美的豹子,就算是静止不动,也同样可以彰显诱惑与危险。

????反观他身后的两名男子,一个染着满头的黄发,一个耳朵上穿着三个耳洞,两人即便是不停地把玩着刀子,看起来亦是满脸狠辣的冷酷,可给人的感觉…最多也只能算不好惹!而为首的男人,给人的感觉……却是一抹深沉得说不出的复杂。也许,看不到的恐惧,才是真正的恐惧!

????微微抬眼示意地瞥了瞥身后,慕天昇抬腿往里侧的吧台走去。

????“老大…不…慕少,对不起,我…习惯了……”黄发男子懒洋洋斜倚着吧台,一副自以为很潇洒的猥亵模样,转过头来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对上为首男子射来的不悦是警示目光,随即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头将话给转了回来。

????看他像是狐狸般,狡猾的眼睛不时来回转动,目光齐聚的焦点却始终离不开台球厅中的形形色色、衣着最少的雌性动物,怎么看都是一副成不了大气候的小跟班的不务正业模样。

????慕天昇微蹙的眉头渐渐松开,伸出右手轻佻的挑起怀中火辣长发女子的下颚,挑剔的来回审视轻刮着,精美绝伦的美艳脸孔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副只见其形未见其意的美丽画卷,没有半分价值。

????低头在女子脂粉未施的颈项亲吻着,慕天昇的嘴角浮现满足的笑意。

????喜欢本文,喜欢蓝鸢的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啊!谢谢亲的支持◆◇

????正文?003?命运转弯(3)

????“慕少,明天……你还要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数学大赛最后的决赛…我是说…我们今晚真的要……继续玩到十二点吗?”见慕天昇搂着怀中的美女放浪形骸的亲吻着,黄发男子咽了咽口水,还是继续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SuperHigh是学生最爱的休闲居,却也是罪恶充斥的邪恶地带。换句话说,进入这里的人如果不是为生活所迫,就是钱多烧得想要自甘堕落。这里是烧钱最多的地方,也是挣钱最快的地方,来这里的人,可以说,都是被刻上‘坏学生’大名的人,只除了慕天昇。

????慕天昇,慕氏集团总裁的独子。关于慕氏集团,众所周知的只是‘富可敌国’。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钱就是有权,有权也意味着有钱,只要有一样,就可以横行无阻,为所欲为。只可惜,商场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慕氏集团,在学生这个圈子里,被淡化的只剩下‘铜臭多’而已。

????如果,他们知道慕氏集团由黑漂白不过十年,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只把慕天昇当成一般的富家公子、纨绔子弟来对待。

????慕天昇,也许是这个SuperHigh中唯一扣不上‘坏学生’帽子的人,因为,从小到大,任何比赛,只要他参加,第一的桂冠从来不会花落他家,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人不羡慕慕天昇,因为他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他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可以好到极致,也可以坏到骨子里,没有人能猜测到他的心思。就如同,没有人知道,此刻站在你面前的慕天昇,扮演的究竟是天使的角色,还是魔鬼的角色。

????“不需要!我心底有数!”俊脸不曾自女人的馨香柔软中抬起,慕天昇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轻缓的响起,轻柔的力道带着的却是绝对的不容忽视。

????黄发男子张了张口,见慕天昇全副精力都在怀中女人身上,双手更是毫不避讳地直接往女人短到不能再短的火辣短裙中探去,放浪的模样让他脸上一阵火辣的不适,倏地将头转向一方,到了嘴边的话也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不经意的瞥到一边呆坐了一晚上却一声都没吭过的同伴,黄发男子也顺着男子的目光往一旁望去。

????翠绿的桌面像是毛头初露的小草,席卷大半的舞场,万翠丛中一点红,任是万人窜动,依然遮掩不住中央台球桌边那一抹火焰灼烧的红。

????只见中央的台球桌上,一个身姿妖娆、只着火红的抹胸、短裤的冷艳女子诱惑的弯着身躯,白皙修长的美腿,纤细柔美的藕臂,微露的饱满丨乳丨沟,加上那纤细得不盈一握的柳腰勾勒出一副让人极致喷血的凹凸画面,再加上那精致绝伦的侧颜,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即便相距甚远,依然不免引人入胜。

????女子潇洒的打出一球,站直身子的同时,黄发男子也清楚的看清了红衣女子的面孔,是她,难怪啊!也只有她,才有这种风骚的资本、魅惑的潜质。

????喜欢本文,喜欢蓝鸢的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啊!谢谢亲的支持◆◇

????正文?004?命运转弯(4)

????“嗨!阿亮,你不会看上那个火辣的妞儿了吧!如果我没看过,她可是我们学校的‘黑暗之花’黑青姚,听说她是龙哥的女人,龙哥,知道不?别说我没提醒你,龙哥可不是好惹的!听说连黑道他都有朋友,而且黑道都给他面子的…”

????望着前方对四周献殷勤的男人视若无睹的美丽女人,黄发男子禁不住出声提醒道。虽说在学校里,老大已经易主,他们可以横行霸道,可是龙哥毕竟还是有些势力的,慕天昇惹得起,不代表他们惹得起!

????“没……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看她很漂亮……多看了几眼而已…”阿亮心虚的望了望同伴,仓促的收回目光、转过身子,端起了吧台上的酒杯,大口的喝了起来。

????突然听到‘黑青姚’三个字,慕天昇倏地停止了啃咬的动作,推开怀中的女人侧脸往一旁的台球桌上望去。见红衣女子一脸漠然,气质高贵得像个女王,穿着却火辣得像个妓女,慕天昇的嘴角情不自禁弯出了邪恶的笑意,表子就是表子,骨子里透出来的都是彻头彻尾的骚魅!

????“怎么?你很想跟我们…赫赫有名的黑暗之花……做朋友?”转过身子望着一侧又情不自禁望着女人发呆的阿亮,慕天昇的嘴角挑起笑意的弧度,那笑,带着一抹淡淡的冰冷,却是极致的残忍。

????“没…我只是…没……”回过神来望着慕天昇,阿亮慌乱得有些语无伦次。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火一样惹眼的女人,却也是真的没有胆子招惹龙哥。

????他不是善类,所以对龙哥的大名并不陌生。龙哥,在圣得大学建立了自己的地下王国,坑蒙拐骗,无恶不作,龙帮更是享誉一时,虽然现在有慕天昇取代了龙哥成为龙帮首领,龙帮也改组成为‘联合社’,但他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觑啊!他的女人,他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碰啊!

????“想就想,畏畏缩缩,像个男人吗?我再问你一次,想……还是不想?”身后跟班的顿卡让慕天昇很是不悦,他最讨厌有种没胆的男人!见阿亮鼓起勇气点了点头,慕天昇的脸色才算好看了点。

????“今晚——她会是你的!”抬眼瞥了瞥阿亮,慕天昇搂着怀中的佳人起身往台球桌边走去,黄发男子跟阿亮见慕天昇起身,不解地瞪大了眼睛对望了一眼,随即也起身跟了上去。

????“喂——”慕天昇一路畅行无阻地走到黑青姚身旁,见女人冷静的抬起眼眸,身子却不自觉的轻颤了一下,慕天昇满意的笑了。

????“阿亮……很喜欢你,想跟你做个朋友,今晚……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望着眼前骚美到骨子里却也美到极致的女人,慕天昇却是一脸的厌恶。

????“我……知道!…慕少……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刑满出狱?”见慕天昇吩咐完就想转身离开,黑青姚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却还是出口喊住了他。

????“表现良好的犯人,才会有提前刑满出狱的资格!女人,听话才会可爱,可爱才会有人爱、有人疼,是不是,宝贝?”轻轻搂着怀中的女人,慕天昇放荡地调戏着美女,话却是说给身后的女人听得。

????喜欢本文,喜欢蓝鸢的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啊!谢谢亲的支持◆◇

????正文?005?命运转弯(5)

????“或者……等掌管监狱大门的人……不想或不能再掌管的时候……不过这种可能性好像比较小啊……”转过身子,望着性感得任何男人看上一眼都会流口水的美丽女人,慕天昇的口气却是极端的残忍与戏耍。

????像是逗弄猎物的猎手,明明已经锁定目标、胜券在握,却偏偏不一箭射死猎物,而是慢慢享受折磨受惊猎物的乐趣,直至自己玩够。

????“那阿龙呢?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你答应过……只要我听你的话,你就会放过他,不会再追究的……你要是反悔,我就告你…!”

????一想到一时贪心惹的祸,黑青姚就恨不得去撞墙,如果不是阿龙贪心,如果不是她鬼迷心窍,他们依然可以做地下王国的王者王后,享受众人害怕而崇拜的目光。他不会沦落到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而她,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沦落到连妓女都不同的地步。

????“跟我谈条件?”眨眼功夫,慕天昇已经松开怀中女人站到黑青姚身旁,修长的手指已然狠狠抓起女子漂亮至极的柔顺长发,没有一丝的怜悯,甚至带着怨恨的狠辣。

????“宝贝……不要忘了,我付了五百万,却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五百万,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你,对我而言,只是一双被千万人穿过的破鞋……可是,没有人能从我的手里拿走不该拿走的东西……否则就要付出代价!”低声的靠近女人耳畔,男人用极其轻微的声音说着只有两个人才听得懂的话。

????“记住,宝贝,听话的女人……最可爱……”松开女人的头发,慕天昇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脸颊,右手食指跟小指的璀璨钻戒发出星星璀璨的光芒,十足的刺目。如果她是个够细心的女人,就该明白,通常只有坏男人会在一只手上戴两个戒指,而且都不是名花有主的宣誓位置。

????可以肯定的是,慕天昇不是个坏男人,却是个可以坏到极致的男人!

????“我可以凑钱……”

????“我最缺的就是钱!我现在要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女人的呼喊尚未说完,慕天昇先行出声打断了她的奢望。

????“阿亮还在等你的回话!”望了望眼前不识趣的女人,慕天昇催促着说道。以恶制恶,他从来不反对,人善被人欺,有的人,是不需要怜悯的!如果不是栽到他的手里,她会乖乖听话吗?

????她给他人生唯一的污点,她就要负责洗去,既然洗不去,她就要受到惩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很公平。

????“我……愿意跟你…做朋友!”无奈的转头,黑青姚对着一侧呆愣的男子说道。

????冷冷一笑,慕天昇双手插兜,慵懒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慕少,我也想……”黄发男子见事情这么顺利,突然起了色胆,出声阻断了慕天昇离开的步伐。

????慕天昇停下步子,微微侧头,如愿听到了想听的回答。

????“我…也愿意跟你做朋友!”

????满意的转头微微一笑,慕天昇继续往前走去,今夜,真的是……很美好的一夜……

????◇

????慢慢的长夜,一间十分简陋的小旅馆的大床上中,一个极致妖娆的女人被两个光着身子的壮男人来回蹂躏着,丰挺的酥胸被肆意揉捏,修长的美腿被强硬的撑开,不停的有令她恶心想吐的硬物疯狂的进出,一整夜,不同的男人的嘶吼充斥耳边,如同她日日夜夜所做的噩梦,紧紧站绕着她……

????青春的美丽,并不是街衢流行的名牌时装;青春的旋律,也不是吉他弹奏的缠绵忧伤;青春的快乐,不只是车轮旋转的郊外飞扬;青春的潇洒,也不是臂臀摇摆的忸怩作态;青春,很多时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正文?001?相亲,晓柒的噩梦(1)

????时间一晃九年,像是冬日的寒冰,不知不觉中慢慢减少。

????风和日丽的周末,沉睡了一夜的朝阳慢慢用它那温和而慈爱的手掌撩开黑夜的幔帘,带着些许春日的温情,带着淡淡夏日的慵懒,轻轻抚摸在柔软床榻上的绝世娇颜上,像是呼唤儿女醒来的慈母,轻柔而小心。

????“嗯——”有些受不了光亮的刺目,赖在床上的佳人耍赖地翻转身躯,拉起薄薄的蓝色丝被,慵懒的遮住了紧闭的翦瞳。顷刻间微微裸露的玲珑雪肌,在瀑布般披散的乌黑亮丽的柔顺长发下,像是要与日月争辉般,泛起玉釉的白皙光芒,夺目而璀璨。

????突然响起的疯狂手机振动让床上佳人不悦地拉下被子,晶亮的水眸倏地张开,像是两颗被烈焰焚烧的天然黑钻,透着无可比拟的精灵淘气。这样毫无杂质的深邃黑眸,似乎只有在刚刚降临尘世、未被世俗污染的婴孩身上才会出现,而现在,这样的绝世美眸的的确确出现了一个年近二七的女人身上。

????略带怨气地捉过手机,却在看到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时,戚晓柒无可奈何的抿着红唇,耷拉下了脑袋。

????“妈咪——”接起电话,戚晓柒一副撒娇的痴嗔口气,只有在爹地、妈咪面前,她才会有这样少见、无须掩饰的小女人娇态。

????“柒柒啊,大周末的不出去约会又躲在家里赖床了?!你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啊!难不成你还指望你的白马王子自己送上门来……哎,你这个孩子,什么都好,怎么到了终身大事,就拖得……让人头疼!虽然说爹地、妈咪不需要你养,可是你总不能倒过来,让爹地、妈咪年纪一大把了,还为你操心吧!”一想起这个乖女儿,戚妈妈就头疼得要命。

????这个柒柒,从小乖巧又听话,什么事几乎都没让他们老两口操过心,没想到,到了终身大事上,来了这么一茬,从她二十三岁大学毕业,整整四年了,前两年,她说事业不稳,要先立住脚,他们没有异议,现在可倒好,她的事业倒是立住了,却把自己剩在家里了。

????这一年,她把所有能想到的关系全都拿出来了,形形色色给她介绍了不下五个对象了,最长的她居然都没维持到一个星期。

????“妈咪啊!我有手有脚,有车有房,根本不需要人养……妈咪,你也说过姻缘天注定嘛!这种事,急不得是不是?再说……你也不希望我匆匆忙忙把自己嫁出去,以后每天哭哭啼啼回家找您吧!妈咪——”知道被妈咪逮着没有大半个时辰自己的耳朵不会清闲,戚晓柒一边撒娇,一边晓以大义的理性说道。

????“柒柒啊,妈咪也不是逼你……你自己也要上心嘛!每个月那么多薪水,好好打扮打扮自己……不要像我每次见到你似的,都是一身标准的黑压压的职业装……你知道,男人都是有自尊的,你那个样子,给人压力太大……”一想起这个事业上顺风顺水,爱情上逆风逆水的宝贝女儿,戚妈妈就忍不住唉声叹气。

????不都说,一个人事业成功的时候,爱情也会随之而来吗?她的宝贝女儿事业上已经大红大紫了,怎么还不如邻里没有工作的女孩嫁的快?早知道,就不该让她修什么多国语言,早早出嫁就对了。

????“妈咪,我是职业翻译啊,这样才能给人专业的感觉嘛!……好了,妈咪,你也不想您的宝贝女人穿得花枝招展送上门被男人欺负吧!那这样好不好,我保证三十岁之前,一定把自己推销出去好不好?”

????估计妈咪又得来上一通指点,戚晓柒聪明的先行转移了话题,要不然,她的妈咪一定又要抱着电话从头审到脚了,估计没有两个小时肯定住不下,这可是长途啊,通信公司又不是她家开的。

????正文?002?相亲,晓柒的噩梦(2)

????“什么?还三十?不行,二十八之前,你一定要给我结婚,三十岁我要抱外孙!”一听到女儿的推托之词,戚妈妈下定决定此次绝对不退让。如果她没记错,她的宝贝女人几年前就答应过她,二十五岁后会结婚,现在,她连个结婚对象的影子还没看到呢!

????“妈咪——好——”无奈的掰了一下手指头,戚晓柒决定走一步算一步了,先打发了妈咪的疯狂催命Call再说吧。

????“嗯,这就好!对了,今天下午三点我约了好朋友儿子的同事喝下午查,人家可是高级主管,有才有貌,你一定不许再给我穿得黑压压的去见人……一会儿我给你把地址、位置发过去,你知道怎么办了吧!”一想起今日打电话的目的,戚妈妈露出了满意的笑意,这回的男人,虽然未见真人,听朋友介绍、看照片都让她挑不出一丝不满。

????“妈咪,你不是说过……以后让我自己决定吗?”就知道妈咪不可能大周末一大早没事就想她。

????“你还答应我,二十五岁要结婚呢?妈咪都答应了,你就勉为其难吧,缘分也是要撞的……好了,妈咪还要跟你爹地去健身房跳舞呢!不许偷懒,千里之外,妈咪也会知道你的表现喔……”

????“哎,妈咪……”戚晓柒的话还没说完,电话中已然传来嘟嘟的挂断声,她的妈咪,年近半百,怎么有时候也跟个孩子似的,为什么她遇不到爹地这样的好男人,把妈咪宠得五十岁依然风韵犹存,还可以到处招摇炫耀?阖上电话,晓柒的嘴角有些不悦的抿了起来。

????掀开被子,晓柒被逼无奈地移下修长的美腿,转身往一侧的浴室走去。

????◇

????精致的雕花玻璃屏风雅致林立,雾气袅袅的小小空间中,一抹极致诱惑的凹凸丽影款款轻动,及腰的黑发带着水汽的性感轻轻描绘女子玲珑有致的背部弧线,与那刺目的细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热气蒸腾得红润渐渐浮上白皙的胴体,小巧的鹅蛋脸颊瞬间染上一层淡如胭脂的晕红,弯弯的柳眉,黑亮的大眼,俏挺的鼻梁,嫣红的双唇,纤细的美颈,高挺的su胸,不盈一握的柳腰加上那饱满的翘臀和修长的美腿,戚晓柒像是上天最得意的作品,每一处都彰显着与生俱来的得天独厚。

????不管男人女人,从来没有人见过晓柒七岁以后衣衫包裹下的真相,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这具完美的娇胴是多么的惹人怜爱,包括她自己。晓柒从来不会刻意打扮自己,甚至工作后被要求必须化妆,她的包包里多了的也只是一只纯天然的玫红润唇膏而已。

????也许是没有经过化学品的污染,也许是她承袭了母亲先天白皙圆润的优点,或者是她向来与世无争的淡泊心态。无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性格,看起来都比真实的年纪小上许多。她的性格甚至是带着一抹孩子气的娇纵的,只是很多时候,被她刻意掩藏了而已。

????一个人在龙蛇复杂的花花世界闯荡,她必须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

????扯过蓝色的长毛浴巾裹在胸前,晓柒笑着走出了浴室,她这个人,就是有一点好,不管怎样的大事,经历了她都很少往死胡同钻,就像此时此刻,明明就是面对最讨厌的相亲,可是,在知道不能避免的那一刻,她就不会让自己像个怀才不遇的怨妇。

????就像很多人,都同情她二十七岁仍旧孤家寡人一样,她很大方的承认自己是剩女,不过就算是剩女,她始终也认为自己是个极品。她从来不会因为愁嫁而怨天尤人。所以世人眼中的晓柒,即便是嫁不出去的滞销品,多少是带些孤傲与骄傲的上等佳品。

????喜欢本文,喜欢蓝鸢的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啊!谢谢亲的支持◆◇

????正文?003?相亲,晓柒的噩梦(3)

????敞开衣柜,不用刻意翻找,晓柒也很确定自己的衣服没有一件是符合妈咪要求的。从七岁后,她就不再喜欢亮丽的颜色、招摇的色彩,十七岁后,她就很少穿裙子,就算是穿,也绝对是从颈自包到脚跟,空荡的裙装让她没有安全感。工作后,她更是偏爱正规的职业套装,黑衣黑裤,是她的最爱,只不过,她的套装都比正常的号码大上一两个号码而已。

????随手一一扫过,最后晓柒挑了一件米色的时尚蝙蝠薄衫,搭配了一条宽松的藏蓝牛仔裤。她的装扮真的可以算是很简单大方又不失时尚,如果她不刻意拆掉蝙蝠衫唯一两点的装饰腰带的话。

????将纷繁花絮的丝巾腰带拆下,晓柒又习惯性地将如瀑的长发挽成了低垂的发髻,梳理得一丝不苟,顷刻间,晓柒身上青春时尚的活力被规矩压抑的古板所取代,像是变魔术般,长发飘逸的时尚佳人转眼就成了土里土气的古板老Chu女。

????很满意镜中自己的装扮,晓柒对着自己嫣然一笑,拿起黑色的皮包,转身往门外走去。

????跟同事美雯吃过午饭,又在金圣咖啡厅四周逛了半天,晓柒才稍稍整理了下衣服,往目的地走去。坐到咖啡厅预定的情侣座位上,看了看手表,还差十分钟,刚刚好。晓柒最讨厌不守时的人,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刻意追寻‘约会时女人可以迟到’的特权。

????“戚小姐?”突然传来一阵颇为悦耳的磁性男音,晓柒抬起头来,就见对面已经坐下一个衣冠楚楚的干净男人。男子样貌称不上英俊,看着却不讨厌。

????“我是戚晓柒,很高兴认识你。”礼貌地伸出手,晓柒将自己的纤细的柔荑伸到了男人面前。

????“我是郝刚,很高兴认识你。戚小姐……食指柔若无骨,人说十指连心,想必戚小姐应该是个心地柔软的……好女人。”自然的握了握晓柒的手,男人颇为认真的说道。

????“谢谢!”轻轻抽回手,晓柒对男人不浮夸的沉稳很是欣赏,心底对他的好感自然也多了几分。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的一角,投缘的聊着,第一次,晓柒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聊得如此忘我,甚至连那笑意都带着几分浑然忘我的真诚。

????“认识戚小姐的人一定不会忘记你,只要记得你的性,就一定记得你的名,戚晓柒,不管是生疏的唤你小戚,还是亲昵的唤你晓柒,似乎都错不了……刚刚看了戚小姐右手的掌纹,戚小姐很有大富大贵的命啊……只不过感情上似乎波折了点,这也是戚小姐至今单身一人的原因吧……”

????“郝先生……很信奉命理之说?”感觉从刚刚的谈话郝刚似乎总是离不开面相、手纹,说什么她瘦不露骨,眉宽心宽,贵妇面相,看了她的手纹,又说她手中还有金元宝,是大富大贵的命,他会不会太过迷信了点,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她的出生年月,会不会吓得撒腿就跑。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倒也不是全信,小有研究,偶尔作个参考,不过我们的属相,其实……还是蛮合的,不知道,戚小姐几月生日?说不定我们真是天作之合呢!”一想到见过这么多的女人,第一次看到命相富贵、有助夫运的女人,郝刚就忍不住笑逐颜开。

????“那……我想郝先生要失望了,记得我小时候有位算命大师跟我说我,我是鬼月鬼时出生的鬼女,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