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9 部分阅读 误踩总裁底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这样的嗜好?我以前怎么从没发现?哎……”一想到以后见到帅哥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美雯就忍不住其声叹气起来,牢***的抱怨还没来得及宣泄完,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美雯按下‘接听键’的同时也瞬间换上了一张笑颜如花的面孔。

????“戚姐,不好意思,有人约我吃饭……”阖上手机,美雯轻轻拽拽晓柒的胳膊,一脸撒娇又抱歉的小女人娇态。

????“早知道了,千里之外都听得到你激动高昂的‘我有空’的回答了!”瞅着身后突然柔情似水得让人寒颤的美雯,晓柒算是看到了爱情伟大的魔力。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演员,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看来,此言还真是不虚啊!刚刚还式大大咧咧的豪爽女,接了个电话就变成了小鸟依人的淑女!

????“戚姐——,那我走了……”撒娇的唤了一声,美雯不依的撅着嘴说完,随即又想到什么似地微微一笑,快速靠近晓柒耳边说了句悄悄话,随即大气不敢喘的转身往门口冲去。

????“华美雯!”反应过来的晓柒生气的吼着美雯,一双眼睛更是瞪得比驼铃还大!

????“戚姐,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喔!拜拜!”走到门口,美雯还调皮的转身朝晓柒做了个淘气又可爱的鬼脸,才匆匆往外逃去。

????望着美雯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晓柒又气又无奈,一想起她临走时那句悄悄话(戚姐,你的嗜好一定要改掉,要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一定会以为你是提前步入了更年期,才会对帅得冒泡、浑身镀金的‘慕少’无故仇视……),晓柒气得就想把慕天昇碎尸万段,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个祸害,她又怎么会被人误以为……

????“真是的,难道女人过了二十五,连选择生气发泄方式的权利都没有了吗?谁规定只有十七八的小女孩才能肆意撒泼、无理取闹,谁规定过了二十五就必须成熟稳重、没有脾气、没有情绪、事事憋死在心里?我就偏喜欢这样解气……该死的慕天昇,都是你被你害的,你不好端端的做你的花花大少,没事跑来祸害我干嘛!我真是踩了百年不遇的狗屎了,倒霉的第一次喝醉就损失惨重,倒霉的连第一次都白送了最讨厌的人……”

????一边生气的低声咒骂着,晓柒一边往地下的停车场走去。想起大龄的无语无奈,想起近来的倒霉经历,经历晓柒第一次感觉到了舆论压力的可怕。很多时候,你只是在走自己的路,可是,就算你没有碍到他人,也总会有那么些喜欢多管闲事或者凑热闹的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

????一个人太过孤傲、太过我行我素,就只能生活在一个人的世界,孤单而寂寞;可是一旦选择了融入生活,又会受到太多无形的束缚。生活,总是会有很多的无奈,我们唯一能做的,也许只是在这样一个混沌的世界中寻求那个最佳的生存平衡点。

????◇

????慕天昇搂着梁薇,一路直奔汇联商厦的地下停车场。

????珍儿之后,他就像是得了厌女症,对各色美女居然都提不起兴趣。这些天来,他换女人的速度没有变,甚至比以往更加的勤快。可是他的心却很明白,他对女人的挑剔程度是翻着番地在涨。

????不到五天时间,他至少换了三个女人,清纯秀气的乌真真,选她,是因为她的恬淡,更因为她的名字;火辣妖艳的向如玉,选她,是因为她的性感,更因为她无与伦比的凹凸身躯;粱薇,选她的理由更简单,她的温柔、羞涩让他有种熟悉的贪恋,可是,每个女人到了他的怀中,他做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拿她去跟那个该死的女人比。当然,比较的最终后果就是,他越来越不满,越来越兴致缺缺,很多时候,都到了最后关头了,他居然都还能刹车走人!

????就算他刻意变着法子贪图新鲜,想要转移注意力,他的脑海还是会时不时飞出那让他回味万千的娇媚身影。而他,越是想把她抹去、忘记,反而记得越发清晰、深刻。他,越来越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啊——!”

????心花怒放的偷偷瞥着身旁高大英俊的伟岸男人,粱薇一颗心早已飞到了自己编织的梦境天堂,满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幻化白雪公主的美景。优雅的走姿,淑女的款摆,五寸的高跟鞋突然被减速车道磕绊了一下,顿时粱薇惊呼着往前摔去。

????“谢…谢…慕少?!”以为自己会出丑得跌个狗吃屎的时候,粱薇突然发现自己腰间出现了一双安全的大掌。刚惊魂甫定的站直身子,粱薇还来不及顺口气,慕天昇突然俯身压了上去,动作迅速的一把将她压到了一侧冰冷的四方支柱上,邪气四溢的身躯像是强硬牢固的囚笼,瞬间包围了她。

????墙壁冰雹般透心的冷沿着舒张的血管顷刻蔓延至粱薇的全身,即便是在暑气强势的时节,依然让她有种血液冻结的冰冷感觉,粱薇受惊的心尚未平复瞬间又被提的老高。

????惊恐的瞪大眸子望着眼前宛如雕刻般棱角分明、完美得让人窒息的英俊脸庞,望着幽暗黑眸深处不见底的冰冷、邪恶,粱薇心底的感觉竟是——可怕。

????正文?055?再遇,冲动是魔鬼(2)

????望着身下惊恐瑟缩的娇羞身影,慕天昇霸道的低头堵上梁伟嫣红的嘴角,放肆的手掌更是毫无顾忌的直接抚摸上柔软饱满的高涨,肆意的揉捏了起来。

????“不……不要在这里,会有人……”见慕天昇动作越来越狂放,他的舌挑逗地舔过她的丨乳丨沟,手也越来越不满足于简单的隔靴搔痒,急切地想要扯下粉色抹胸长裙,生怕衣衫不整、放浪形骸的自己会被人看到,梁薇用尽全力推开慕天昇,满脸***粗喘着回道。

????“你可以走了!”冷冷一笑,慕天昇倏地推开了梁薇,毫不留恋的说完,刚想转身离开,却见梁薇突然抓起了他来不及撤回的左手,放到了她软软的高耸上。

????“别生气嘛…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嘛,人家…不是这个意思……”生怕自己立马被宣判出局,梁薇随即柔情万千的贴了上去。慕少的传闻,她多少也有耳闻,她对自己的姿色很有信心,对自己的身子也一样,只不过,她没想到他这么豪放,在停车场…这未免也太大胆了些!

????但毕竟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一旦出局,她不止没有成为‘慕氏总裁夫人’的希望,怕是连从他这里得到高昂分手费或者功成名就机会的权利都失去了。

????听说,慕少对他的女人向来大方,金银珠宝自是不在话下,如果伺候得他满意,分手的时候还很有可能获得他的额外奖励,或是一次性大笔钱财,或是帮忙达成一个不甚过分的心愿,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是他的女人!

????望着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熟稔得仿佛专门服侍男人的妓女似的梁薇,慕天昇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厌烦之情。挥开握住自己的手往她沟壑内按压的女性手掌,慕天昇一把扯下了一侧的长裙,顿时春光乍泄,肉色隐形内衣再也保护不了那急于破膛而出的波澜壮阔。

????粗鲁的剥下一侧紧贴于肤、看起来更像是硅胶的内衣,慕天昇的大掌瞬间覆上一手不能盈握的饱满,用力挤压了起来。

????“嗯?”浓烈的快感、强烈的刺激、不安的紧张同时涌入梁薇的脑海,顷刻间,像是被突然洗脑般,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愉悦的呻吟亲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掂量着手中的玩物,慕天昇认真评估了起来,重量是不轻,却软的像是一滩扶不起的泥!还是珍儿的好,又挺又俏,还饱满得弹性十足!摸起来还又滑又细!

????轻覆玫瑰顶端,慕天昇不费吹灰之力竟然就捏起了两层白嫩松垮的薄薄肉皮,刚松开手,望着玫瑰珠蕊就快垂到地面的巨型圆丨乳丨,慕天昇眼里满是挑剔的失望!原来一切丰挺都是假象,根本就是一滩烂泥硬被托上了墙!还是珍儿的美,圆润适中,刚好盈满手掌,又漂亮又敏感,每次轻轻一碰都像是翘首待哺的雏儿、含苞待放的花朵,祈求他的滋润。

????“啊!呼——”

????梁薇突然的惊呼让慕天昇瞬间惊醒了过来。该死的,他怎么又想起那个该死的女人了!突然生起自己闷气的慕天昇突然俯下了身子,托起掌中的果实,送入口中就发泄的啃噬了起来!

????◇

????步出电梯,晓柒一边翻找着包里的钥匙,一边往自己的车位走去。

????好不容易在一堆物品底下搜到想找的毛毛熊,开心的微微一笑,晓柒刚抬起头来,却在看到车子一侧令人脸红心跳、身子发颤的精彩表演时,倏地刹住了步子!

????真是的!地方这么大,哪里不好欢爱,居然专挑离她车子不到十米的地方?这不是存心给她找难题吗?让她怎么过去、怎么开车离开?看这激烈的程度,估计一时片刻停不了,她要是不过去吧,估计有的等、有的耗了;可她要是过去吧,这尴尬的场面,她这个电灯泡当得是挺煞风景的!

????站在原地,晓柒突然发现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似乎连离开都变得有些举步维艰!

????这样的火辣、火爆的场面,怕是比专业的***片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吧!刚想调开目光冷静一下,晓柒惊觉眼前伟岸的黑色侧影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

????“啊?!慕少……轻点……”

????女人激丨情而压抑的低吟横空响彻,在鸦雀无声的空旷车厂显得越发的震耳欲聋,顷刻间混沌不清的嗡嗡回声,像是激丨情未了的余音伴奏,经久不散,却激得晓柒想要掩耳窜逃。

????“慕少?慕天昇?!”突然的认知让晓柒圆眸巨瞠,愤怒的火焰顷刻烧红了双眸!难怪猴急成这样!难怪这样的场合都能把女人扒成半裸!滥情的臭男人!骗了她七天,还隔不到一周,他就新欢不断地把她抛到脑后,还将火辣的表演演到了她眼前?他知不知道,女人对她的第一个男人总是充满幻想的,他就不能给她留点美好的记忆吗?非得让她失望透顶、后悔至死他才开心是不是?一天没有女人,他就活不下去吗?

????握紧双拳,晓柒冲动得想剥他的皮、喝他的血!当然最想做的,就是抹去关于他的所有记忆。

????抬起手臂,望着自己剪裁有型的袖口,晓柒慢慢收回目光,有些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中规中矩的黑白套装、简单百搭的黑色皮鞋,现在的她,不用自我介绍,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难嫁的老***!如果她真的这样冲上去照着他一段狂打,大概八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会以为她是精神病或得了幻想症吧!毕竟,此时此刻,连她自己都觉得,站到慕天昇的身边,是矮人一截的!

????哎,她怎么这么倒霉?人生少有的美丽绽放,居然都能撞到辣手摧花的人手中?她怎么不去买个彩票大奖,说不定还能拔得头筹呢?!明明是自己损失惨重,却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罪魁祸首逍遥快活,自己却只能干瞪眼、生闷气?

????呆望前方的晓柒越想越觉得不平、委屈,突然灵机一动,嘴角微微一撇,目光满是惩罚的狡黠!

????正文?056?再遇,冲动是魔鬼(3)

????慕天昇强逼自己全副身心投入到身下的美好,可是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忽视心底那慢慢积聚的抗拒!他的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敏了!连那时有时无的硅胶味都分辨得清楚明了!为什么珍儿的就那般香滑柔软,连味道都是独特诱人的奶香,像是让人上瘾的毒品,每每品尝都中毒更深,每每回想都心甘情愿饮鸩止渴?

????挥之不去的刺鼻硅胶让慕天昇越来越厌恶,可是他却不想承认自己的身子被珍儿养叼了,更不愿承认自己的身子挑剔得对珍儿之外的女人有了本能的排斥!他把自己一切的反常行为都列为了只是七天养成的习惯,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改掉这个要命的坏习惯!

????倏地加大手中的力道,慕天昇的动作,看起来越发的疯狂,越发的激丨情难耐!可是他的心却十足清醒的明白,他在生气,他在发泄,他在证明,他在欺骗,而这一切的对象,是他不受控制的心。

????◇

????慕天昇的异动刺痛了晓柒的眼,也刺痛了晓柒的心。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心痛的并不只是他的欺骗,更多的是他对她之外的女人的兴趣与***。

????倏地散开盘好的长发,遮住已经消音的手机,晓柒微微一笑,低下头,快步朝前走去。慕天昇,急速刹车、欲求不满……就是我对你的惩罚!

????“妈咪,医生说我不是感冒,是得了梅毒,我该怎么办?妈咪,你知道的,我一向都洁身自好,三年多连个男朋友都没交,就跟慕少有过一次而已,妈咪,我怎么这么倒霉?”

????长发遮颜,晓柒的声音低柔哀怨,唯独‘慕少’二字刻意加大,试图引起前方观众的注意。她知道,丝毫声响,前方的表演都会自然终止,可是,她要的,却不只是这样而已!

????清晰的人声像是从头泼下的冰水,瞬间淋得梁薇满脸苍白、浑身颤抖,倏地推开慕天昇,梁薇狼狈的整理着已被扒到一半的衬裙,手忙脚乱得连半吊着的隐形内衣都顾不上穿就匆匆提上了长裙。

????“妈咪,一定是慕少那个色胚,不知道碰了哪个不干不净的女人,还把病传给了我?如果不是我体质比较敏感,说不定到死还蒙在鼓里呢?!妈咪,你不知道,不止梅毒,还有皮肤病,医生说,他的唾液可能含细菌,被他碰过的地方都会被病菌感染,所以我才会浑身长疮,医生建议我去通知他及跟她有关的女人早做检查以免祸及无数,我才不要呢!让那个骗子、大色狼得一堆怪病死了最好…我被他害得浑身长鱼鳞,连裙子都不能穿了,还可能浑身溃烂,留下一堆疤痕,我才不要便宜他呢…”

????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一旁的观众,晓柒一边将头压得低低的,望着一旁仓皇退离的女人,晓柒长发遮掩下的嘴角弯出了胜利的笑意。被人指着鼻子骂,还有心爱的人在身旁当观众,想也知道,那个高高在上的骄傲虫,脸色肯定很难看,说不定气得比青蛙还要绿呢!

????“妈咪,我才不要发善心!那个混蛋,只要是母的,母猪他都不会放过的!反正他也不是好人,就喜欢不三不四的女人,就让他浑身溃烂长梅花、长鱼鳞变成梅花鱼下地狱好了……”晓柒慢慢悠悠的晃过两人身边,骂得心里超爽!

????直直盯着自眼前飘然晃过,却包裹的极其严实、一副无脸见人可怜模样的瘦弱身影,梁薇对晓柒的话更加深信不疑。在她的认知中,这样装扮的土老姑,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慕少’的入幕之宾,而她之所以会如此生气、哭诉,想必也是因为不甘被毁的缘故。

????越想梁薇越心惊胆颤,甚至开始觉得自己身体内部有很多毛毛虫在慢慢胀大,叫嚣着摇破茧而出,人吓人,吓死人,更何况还是自己吓自己?顷刻间梁薇血色尽褪、双唇发紫,颤抖得像是风中残叶,似乎马上就要香消玉殒。

????一想到那些恐怖恶心的绿色浓汁窜冒、浑身恶疮恶臭的令人作呕的画面,不及细想,梁薇拉起衣衫,狼狈地往外冲去。

????相对于梁薇的慌乱,慕天昇最大的反应也不过是不悦的蹙眉。他做事向来都很有分寸,他要女人,哪次不是做足了双重防护?他服得高昂避孕药为的可不只是免除麻烦,另一重要功能就是预防性病!而且为了以防万一,哪次办事他是不穿雨衣直接上阵的?除了唯一的那个他十分确定的、生涩过头的处子,哪个女人有此殊荣让他破例?

????无语的凝视陌生的黑色背影,慕天昇却始终有种特别亲近的熟悉感。

????“妈咪,那个花心的骗子该下十八层地狱!下地狱之前,还要让他被水淹、被火烤、被凌迟,他那么喜欢女人,就让他被天下最丑、最毒、最恶心的女人轮Jian死……”

????晓柒恶毒的诅咒传入慕天昇的耳中,听得他肝火直冒!好恶毒的诅咒!就算不甘被他抛弃,也不用这么无中生有,毁坏他名声吧!通常敢这么骂他的人,早下地狱见阎王了?!骗子?她还真能想?他慕天昇,投怀送抱的女人还要考虑呢!会沦落到需要靠‘骗’来抱女人吗?

????听得女人急速跑开的咯噔声,晓柒嘴角浮现讽刺的笑意,拿开作为道具的手机,抬起头来,潇洒地按下了汽车防盗的遥控器。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看来不过也是一个有所贪图的无爱女人!

????“骂够了?解气了?高兴了?”

????低沉的嗓音阴森的响起,陌生却又熟悉,像一股冷冷的寒风自晓柒背后悄然无声的刮起,她的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对这段不在预料的风花雪月的往事,曾经,她当成了曾经遗失的弥补,青春尾角的张扬,她生命中唯一一次出格的疯狂,她说服自己接受了现实——做过不悔。可是,她终究是个凡人,再遇,她还是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更是冲动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在亲眼目睹他对别的女人…那样的时候。

????正文?057?再遇,冲动是魔鬼(4)

????距离车子一米开外,晓柒倏地停了下来,双眸轻闭,轻咬红唇,静静聆听那逐渐靠近、沉稳有力的步伐。

????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如果注定还要再遇,逃避就是最愚蠢的‘掩耳盗铃’。倏地睁开双眸,晓柒略带僵硬地转过了身子,望向慕天昇的眸光盈满盛怒,却明亮得像是十五的月亮,熠熠生辉,灿烂夺目!

????神秘面纱揭开之前,慕天昇的脑海中勾勒过千万张女性的面孔,闪现过千万种谩骂的可能,所有不满的可能,却都随着晓柒的转身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呆呆望着眼前想得他心都隐隐作痛的女人,慕天昇做梦都没想到,他们的再次相遇会是这样的出乎意料!幻想过千万种他们交集的场景,慕天昇曾想过,再见,她会是这样的光环尽褪,会是这样的怒气腾腾。她,是个谜,千变万化,可以高贵得像个女王,也可以卑微的做个女仆;可以优雅得像个公主,也可以平凡得做个灰姑娘!

????如果说以前的她是光芒璀璨的夜明珠,妩媚柔情的氺漾佳人;那么现在的她就是未经雕琢的璞玉,深藏不露的性情佳人;这样的天差地别,简直判若两人!可是不管是以往柔情似水的她,还是而今怒目而视的她,她的身上似乎永远有种让人舒服的灵动动人!只是,他并没有打算告诉她真相,甚至十分抗拒这样的认知。

????“是你?!好久不见,戚小姐?!”望着晓柒眼中两把炙热狂烧的怒焰,想起自己刚刚的精彩表演,慕天昇了悟地心花怒放。轻轻走上前去,慕天昇一脸的平静地望着晓柒,审视的目光看似波澜不惊,心底却早已惊涛骇浪!

????这样的女人,以往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是现在,他居然有种强烈的想要拥抱的感觉!到底是因为他的要求降低了还是因为他早就见识过她的美丽?为什么衣衫半裸的梁薇提不起他半丝兴趣,眼前包裹得严严实实、丝毫看不出半点曲线的女人居然会让他心情激动?

????“我不认识你!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再多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也比不过慕天昇一句‘戚小姐’来得伤人!慕天昇的生疏让晓柒突然了悟,他们之间的过去,归结成一句话,就只是一夜情。一夜情,一夜情,夜过了,情也没了。

????既然他要划清界线,她又何必再送上门自讨没趣?!原来她珍贵的初夜加上七天的欢爱在他心底根本一文不值!再轻的石子落入湖底,多少还会激起一些涟漪,而她呢,在他的生命中,想必连经过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突然之间,晓柒心底的怨气、怒气顷刻间都给一股无法解释的纠结难过所取代。也许,私心里,她还是抱有一丝隐约期待的。毕竟,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女人最珍贵的一切,她全都给了他,不管她愿不愿意、承不承认。在她心底,他还是占据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她可以把这个位置无限缩小,却始终不能完全驱逐。

????转过身子,晓柒潋下羽睫,却难掩眼底深深的没落。同样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重若生命,对某些人来说,却轻若鸿毛;同样的回忆,对某些人来说,刻骨铭心;对某些人来说,不值一提。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道德标准,自然也不能要求完全一样的道德行为。

????晓柒手还没碰到车门,突然被慕天昇一把扯过,转身压到了身下,刚毅的身躯邪气的压下,戏谑的声音随即而起,逗弄的意味却显而易见。

????“不认识?我记得刚刚有人才狠狠的骂过我,还说我让她……连裙子都不能穿?…你说我是不是该好好欣赏一下,看看这个被我祸害到的女人变成美人鱼是怎样的奇珍异景?”

????“放开我!我骂的是一个骗了我的混蛋!如果你非要自动对号入座,我也无可奈何!”生气的瞪着慕天昇,晓柒挥脚朝他腿上踹去!

????“嗯?!我从来不知道温婉如水只是你的面具,骨子里你其实还是只小母老虎!你这般生气……真的是因为我骗过你?或者是因为不甘成为过去式?!”眉头轻蹙,慕天昇反应迅速地技巧的压制住了晓柒挥舞的双脚,将她双手掰到身后,整个身子倏地压覆其上,感受她的极致柔软,嗅闻她的独特馨香。她的味道,舒服得让人贪恋!

????“如果真的心有不甘,也是不甘被狼骗!一个浑身都沾满病菌的男人,有什么值得我不甘的!我额首称庆还来不及呢!滚开!我怕自己满身开花!”心底倏地一惊,晓柒突然有种被人猜中心事的恐慌,她,难道真的是……,不想慕天昇更加得意,晓柒想也不想,张口顶了回去,随即挣扎着想要起身离开!他的辉煌纪录,已经有她续写的一笔,够了!

????“我偏偏喜欢强人所难!就算要下地狱,我也非要你作陪!”晓柒的回答让慕天昇十分不悦,他讨厌她对他的厌恶!就算他曾经有过不少的女人,他也不允许她对他有丝毫的排斥!

????低下头,慕天昇生气的堵上晓柒的嘴角,灵活的长舌更是长驱直入,肆意纠缠她的美好,品尝她的蜜汁!势要与她水丨乳丨交融!

????“嗯!”嘴角突然传来的剧痛让慕天昇倏地移开了身子,冰冷的眼眸危险的眯起,刺目的鲜红张牙舞爪,晓柒却视而不见,眼中只有不满的狂怒。

????同样的错误,她绝对不会犯第二次!她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他这样自命不凡、玩弄情感的花花公子!因为,他根本不懂真心的可贵,根本不懂一颗真心被人踩在脚底践踏的痛苦!那样的苦,好比凌迟,比死刑还要残忍万分!

????狠戾的抓过晓柒,慕天昇一口咬破了她的嘴角,动作迅速而狠绝。

????“鲜血的滋味如何?女人做猫,永远会比做老虎幸福!女人,过了保质期,就没有要价的资格了,挑衅,只会得不偿失!再有第二次,你不会这么幸运。”温柔地舔去晓柒嘴角的血丝,慕天昇冰冷的警告却让人情不自禁浑身颤抖。

????正文?058?躲不掉的孽缘?(1)

????嘴角的疼痛抵不过心底的恐慌,呆愣的望着眼前含笑嗜血的恶魔,晓柒仿佛看到了地狱走出的黑面阎罗!

????眼前的男人,真的是那个跟她欢度过七天、柔情蜜意的假日情人吗?眼前的男人,真的是狠心的咬伤她之后、还享受的品尝她鲜血味道的冷血动物吗?一个男人,怎么能同时演绎魔鬼的狠绝与天使的温柔?一个浪荡不羁的花花公子,怎么会有这样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的强烈气场?!为什么他的动作可以柔入心扉,他的话语却可以寒彻骨髓?

????慕天昇,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她真的认识过他吗?第一次,晓柒心底有了解不开的深深疑惑。

????晓柒两眼失神、呆若木鸡的惊恐,让慕天昇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女人,永远都只能是男人的附庸!就算她国色天香、独具一格到让他贪恋不忘,也绝对不能有恃无恐,更不该恃宠而骄!明明是她挑衅在先、他惩罚在后,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却愧疚得像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亏心事般良心不安?

????该死的女人,总有本事让他失控!不过一时气愤下手狠了点,他竟然会心疼得……像要窒息?!什么时候?他的心变得这么软弱了?!

????珍儿,会是让他万劫不复、不能自拔的毒罂粟!突然的认知让慕天昇烦躁无比,像是怕沾染戒不掉的毒瘾般,倏地推开晓柒,无语的低声咒骂了一句,慕天昇转身大步离去。

????望着愤恨不耐、逐渐消失的黑色暗影,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而痛苦的噩梦,顿感精疲力竭、浑身无力的晓柒倏地软瘫下了身子。

????◇

????“慕少的新欢,听说是DG集团的千金啊,大家小姐就是不一样,又漂亮又有气质……”

????“徒有其表吧,听说她很疯、也很能玩的,风评可不怎么好……”

????“那有什么?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慕少喜欢不就行了……”

????“呵呵,也是,反正也过不了七天……”

????“……”

????那天之后,慕天昇成了晓柒最无法言语的心头痛。她可以戒掉拿他照片解气、看他新闻自虐的习惯,却依旧无法自我封闭到将有关他的一切屏蔽在外。就算她不刻意关注,甚至特意躲到资料室想图个耳根清净,关于他的头条始终还是会无孔不入的钻入越来越敏锐的耳朵,她想充耳不闻都不成!

????不管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多少次,他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是她人生风景的一次不在预期的败笔,可是,他接连不断的绯闻或多或少还是影响到了她的心绪。二十七年来,跟她关系最亲密的一个男人,夺走她作为一个女人最珍贵一切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说忘记就抹去?怎么可能毫不介意的让一切随风而去?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两人没有相遇,或者时光静止在她知道慕少就是慕天昇之前。那样,慕天昇对她而言,就只是一个名字,一段沉溺心底、可以接受的记忆。她不会后悔自己的损失,也不会介怀‘自己最珍贵的付出得不到一丁点稍有价值的回报’。至少,她还可以安慰自己,她会是那个男人心底最美好的邂逅之一。

????以往,慕天昇的风流韵事对她而言,只是无关痛痒的娱乐八卦;而今,他的丰功伟绩听在耳中,却成了她最难以忍受的讽刺折磨。以往她心底冷眼旁观、认为被抛弃是自作自受的傻女人,而今她却成了她们庞大娘子军中的一员,成了她眼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不值得同情的可怜人。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很难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以玩弄感情为乐、冷血到翻脸不认人的绝情男人!一夜情,片刻的刺激换得一生的负担,这就是现代人所沉迷追求、乐此不疲的时尚?

????这样的快节奏,还真的不适合她!这样洒脱的游戏,她还真玩不起!一次,就足够让她忏悔、反省一辈子了!戚晓柒,就算你不想承认,却也只能认输,你真的已经与时代脱节了!

????哎,无语的叹了口气,望了望对面一边翻看资料还不停探讨最新八卦的异组同事,晓柒无奈的抽过资料,走出了刚刚进入、安静不到两分钟的资料室。为什么越是不想听到他的消息,他的绯闻就越是阴魂不散的困扰着她?什么时候,她的生活才能回归平静,心如止水地坦然面对他的一切?

????“晓柒,你可回来了,等你救急呢!”

????“怎么了?沈主管,火烧屁股了?这个月的稿件我都已经按期完成了,不用你催稿……”晓柒前脚刚踏进办公室,主管的大吼大叫后脚就紧随而至,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