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75 部分阅读 误踩总裁底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困在那里插翅难飞,谁都联系不上。

????如果不是早已习惯提前交代好一切,出差公干时不接受***扰,他手下的公司、兄弟不乱成一窝蜂才怪。没想到交通、通讯刚恢复,早就超过了他的预定日期,他的玉儿已经气得连电话都不接了。

????这辈子,风风雨雨,他还真的从来没有这般惨痛、倒霉过!

????将行李交给属下,阙韶绝随即决定要马上负荆请罪,不管怎么说,他真的是失信于人了。

????“小雨,我们走!”望了望傻愣的两人,玉茹瞪了阿波一眼,拽着小雨转身就想离开。

????“韩小姐,您不能走,少主要见您——”

????一见玉茹离开,阿波随即抬腿跟了上去,少主远在日本就提前吩咐要他来接人,要是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从他的眼皮底下溜了,他回去怕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少主脾气不好的时候,真的会……冰冻三千里。

????“走开啦!他是你的少主,又不是我的,我管他要见谁……”瞪着身前的障碍、身后的跟屁虫,想起这一个星期相思般的心心念念、柔肠寸断,玉茹心情就不怎么好。

????从来没见过这样大条的男人,居然一个周都对她不闻不问!他不是要冷要酷吗?她就成全他好了!他永远不要理她好了。

????“韩小姐,算我求你,帮帮忙,不要为难我好吗?”跟着玉茹一路小跑小颠,努力拖延时间阻挡玉茹离开,阿波只差要求神拜佛了!

????他很确定,少主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会亲自驾临,他需要的,只是为少主争取更多的时间。

????“走开啦!讨厌!”见每次想走的路都会被一幢随机移动的肉墙挡住,玉茹一边转身躲避,一边不停咒骂,心情也越来越糟糕。

????纠纠缠缠间,头脑发晕的玉茹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见路就拐,完全是背离宿舍的朝向大门口的方向。

????“韩小姐——”

????见玉茹越走越快,甚至开始一路小跑,阿波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的紧追不舍,却是丝毫不敢有任何不敬或是逾距的动作,他很清楚,她对少主的特别。

????“不要跟着我!”

????叫嚣怒斥着烦人的暗影,玉茹被他烦得有些火大,抬腿就想往外跑。

????“玉儿!”

????踏入校园,阙韶绝刚拿出手机想要确定佳人的位置,就见一抹熟悉的纤弱身影被追赶得一路狂奔直行。

????迎上前去,阙韶绝随手将气喘吁吁的佳人搂进了怀中。

????“少主!”望见阙韶绝的身影,阿波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绝,他欺负我!”狠狠瞪着身后追得她无头乱撞、还一脸讨好汇报的男人,玉茹拉着阙韶绝的衣服,随口挑拨地说了一句。

????“少主,我?”

????玉茹的话让阿波浑身直冒冷汗,这句话可大可小,很可能会要他的命啊!一想到那天扔到垃圾堆的男人,阿波感觉自己头上立马有一群乌鸦飞过。

????他的解释尚未出口,却见阙韶绝淡笑着挥了挥手,眼里还浮现一抹他从未见过的宠溺笑意:

????“玉儿,你跟……你的小姨…一样可爱!”

????突然想起曾经类似的一幕,阙韶绝淡淡一笑,挥手阻止阿波的解释,遣退了前方的观众,随口说道,此时此刻,他完全可以理解阿波的无语,就像当初戚晓柒对他一样,只是此时此刻,他的感觉,却是一种说不出的疼宠溺爱。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听在玉茹耳中却是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见阿波转身离去,小雨也不想做电灯泡,被傻愣地拽了一路、忽视了一路,她也决定还是继续被忽视的消失得好。

????“玉儿——”

????见四周四眼的观众刚刚消失,玉茹就迫不及待地拉下脸、推开了他,阙韶绝觉得很是无奈,小女孩就是小女孩,闹脾气之前都不知道应该先弄明白事情真相的。

????“玉儿,我没有忘记你,也没有骗你,更不是不想来找你,我是去了日本出差,赶上那里小幅度的地震及火山爆发,交通瘫痪、信号中断,我回不来、也无法联系你……”

????“你有没有受伤?”一听到阙韶绝的遭遇,玉茹顾不得生气,转过身子就关切地在他身上摸索了起来。

????“没有,我不是好好回来了?!”

????见玉茹紧张得动手动脚,阙韶绝心底一阵暖流滑过,不经意间瞥见四周不时透射而来的热切关注,有些不适应的阙韶绝随即拉下了玉茹的小手。

????“不生我气了?”

????“嗯,我不是故意闹脾气,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很想你,以为你……”

????生怕他会觉得自己无理取闹,玉茹飞身上去,搂着阙韶绝就有些担心又有些不安的解释了起来。

????“我懂……”

????不太习惯光天化日在学生堆中跟玉茹搂搂抱抱,不想玉茹的名声有所影响,阙韶绝压下心底的想念,轻轻拉开了与玉茹之间的距离。

????他不知道,他疏离的举动看在玉茹的眼中是多么伤人的心寒。

????望着身旁密不可分、亲密搂抱而过的情侣,望着自己被推开的双手及身子,玉茹突然有种感觉,他……好像并不喜欢自己,甚至排斥…她的靠近。

????“玉儿,我一天没吃东西了,陪我吃顿饭,好吗?”

????见玉茹若有所思地瞅着他,阙韶绝突然很不喜欢这种淡淡的被排距在外的感觉,随即出声打断了玉茹的胡思乱想。

????“好。”

????纵然心中不快,玉茹还是舍不得心上人饿肚子,见阙韶绝笑着看了看她,随即转过了身子往远处的车子走去,玉茹也小步的跟了上去,心底却是极致的失望与失落。

????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在她心底,许久不见的恋人,如果是相爱的,这么久不见,见了面,该是急切的想诉相思之苦的,可是阙韶绝的表现,让她有种自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的错觉。(今晚更新完,谢谢亲们支持,有【月票】的亲,多多为蓝【留到月底】哈,蓝会带给大家一个完美的故事结局)

????正文?001?爱的结晶?(1)

????处理完手中的紧急Case,慕天昇就迫不及待的收拾起桌子。

????知道晓柒的预产期就快到了,慕天昇把每天的工作量都缩减到了原本的一半,知道她有午睡的习惯,所以每天三点以后,他的时间都是属于她跟他们的宝贝的。

????一想起晓柒那大得经常累得她气喘吁吁的肚子,慕天昇又是心疼又是无力,不知道肚里的宝贝究竟有多能吃,居然把一个孕妇吸得只剩下肚子在吹气。

????不过,每每感受到那隔着肚皮都能摸到的小手小脚,感受到那活力四射的小小动作,慕天昇的一颗心都激动得要命。想着再过几天,他跟珍儿的爱情结晶就要降临到这个世上,延续他们两人的完美幸福,他的心就被填充的满满的。

????原来,有妻有子有爱的家,才会让人无比的贪恋,而今,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他来说,不止没有半分的吸引力,还有着太多厌烦的负担;相较于外界的喧嚣,他更偏爱那一方温暖的净土——小小的,却只属于他一个人。

????◇

????刚驱车走到门口,慕天昇就晓柒拖着肚子在厅院里散步。看她每天这么辛苦还都坚持经常散步,慕天昇禁不住有些感叹母爱的伟大,为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她真的是无私得让他钦佩、让他妒忌。

????“珍儿——”走上前去,慕天昇随手接过了佣人的工作,小心的搀扶着晓柒散着步。

????“你回来了,家里这么多人照顾我,我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每天这么赶…我不要你太辛苦……”信赖地将身子的重量分担给慕天昇一般,晓柒一边伸手替慕天昇整理着有些歪扭的衬衫,一边心疼地说道。

????从来没有想过他这样的花花公子也会有变成新好男人的一天,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个好男人,纵然以前的他千万般不是,可是他们在一起,他真的是个百里挑一的男朋友、好老公、好爸爸。

????现在的每天,她都是含笑跟宝宝诉说她的幸福,诉说爹地、妈咪对他到来的期待;每天,她都怀着感恩的心回味人生,她的人生,从遇到慕天昇的那一刻开始转弯;她的生活,从遇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幸福。

????人生,往往如此。幸福可期,美满可待,或许太多的时候不能如愿以偿,可是只要相信,上天在关上所有门的时候,也不会忘记为你留扇窗,生活永远都不会缺少阳光与生机。

????“珍儿,没有什么比你跟宝宝重要……我喜欢回来看你……”

????侧身避开肚子拥着晓柒,慕天昇低头在她素净的脸颊上亲了亲,哎,不知道是不是以前作孽太多了,老天爷惩罚他,哪有孕妇当成她这样的,居然养的越发水嫩、馨香了!明明知道他吃不了素,还炖着肉香折磨他?!

????“不正经!”

????调笑地轻轻捶了慕天昇一下,晓柒嘴角顿时生出璀璨的莲花,还以为自己胖了一圈,他会嫌弃自己呢!没想到,他还是一样,运动是不可避免的要减少,豆腐,他可一次没少吃。

????自从那次让他碰过之后,他算是让她给惯出毛病来了,不能碰她的时候,总是逮着她就亲,白天还好,晚上……他哪次都是又摸又捏、又吻又吮的,只要她不会太过动情地难受,不会劳累得不舒服,他都是抱着她尝到他‘饱’了为止。

????她知道,他这么做更多的是为了让她舒服,可是,他不懂,更多时候,她也会心疼他的忍耐。她的孕期,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变淡,反而越发的浓烈了,像是极致的醇酒,进入了浓情的酝酿期。

????刚想收回手,晓柒中指指甲的裂痕突然勾到了慕天昇西装口袋上的蓝色丝巾装饰,刚想弯身帮他整理,肚中一阵阵刺痛传来,晓柒禁不住喘着气弯下了身子:

????“昇,好痛,我…好像快要生了…”紧紧抓着慕天昇的衣服支撑疼痛的身躯,晓柒极力压下了想要尖叫的***。

????“生?不是还有七天吗?珍儿,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来人…珍儿要生了……”

????本能地用力扶住晓柒,慕天昇呆愣了一会儿才紧张地大呼了起来,顿时,偌大的慕氏豪宅风风火火、乱成一团——

????◇

????星级医院的产房外,慕天昇焦急地来回踱步,不时翻看着手表,不时往门缝内探去。

????一阵阵刺耳的痛吼像是扎在他心尖地针,不时地狠狠扎着他的心窝,疼得他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为什么她的吼声如此痛彻心扉?

????“妈咪,会不会有事?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断断续续的痛呼传来,慕天昇的一颗心像是吊在了嗓子眼,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紧张地手心都冒起了冷汗。都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生下来?

????“别急…生孩子都是这样的!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轻拍爱子的双手,慕妈妈第一次在儿子的脸上看到慌乱失神地紧张无措,见爱子盯着门口直点头,慕妈咪知道,儿子的脑子,现在已经不会思考了。

????刚牵着慕天昇坐下身子,突然一阵尖锐的哭叫声传来,慕天昇的屁股还没碰到凳子又倏地站了起来,跑到门口,他的心越来越慌乱,竟然害怕得——坐立不安。

????“护士,我太太怎么样了?”

????见产房的门突然打开,一阵阵清晰的彷如地狱折磨般的吼叫丝丝传来,慕天昇受不了地就想往里冲,他要知道,他的妻儿到底怎么样了?!

????“先生,您不能进去,您太太坚持要顺产,我们都在努力,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如果顺产不行,我们会考虑手术的,顺产需要时间,疼痛也是必经之路,你耐心点……”

????一边将慕天昇推出,一边扣紧房门,护士拉下口罩解释完,转身往一旁的备药室走去。护士的话让慕天昇深沉感动,晓柒的痛呼却像是炼狱的哀嚎,不停啃噬慕天昇脆弱的神经,他的双眼禁不住感同身受地泛起了湿意,原来,他的心……也很软。

????正文?002?爱的结晶?(2)

????谁说过,怀孕生子就像第二次投胎转世,那种痛不亲身体会想必无从得知。

????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之久,三个小时后,产房中终于如愿传来一阵嘹亮的婴儿哭泣。那仿佛宣布解放的特赦令,让慕天昇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滚落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遇到再大的苦难,他都可以打落牙齿活血吞,而今,他却情不自禁。

????“恭喜先生,您太太给你添了个大胖小子,八斤八两,母子均安!”

????产房的门被拉开,一名护士抱着已经粗略清洗过的白胖婴孩走了出来,慕天昇跟家人飞速奔了上去,嘴角都挂着笑,眼里却都含着泪。

????这三个小时,他们可是如战亲临,陪晓柒并肩作战。

????“珍儿,我们有儿子了……”

????病床被推了出来,慕天昇看着香汗淋漓、双眸轻阖的疲累佳人,突然想起在哪儿看到过‘孕妇不宜吹风’的说明,随即脱下自己的西装,一边跟着车窗跑,一边自然的为她挡去可能吹到的风。

????自然的体贴、关爱看得一旁的医生、护士都为之动容,见多了太多‘有了孩子忘了妻’的丈夫,很少看到这样细心、体贴、爱妻如命的男人!

????所有人都不禁感叹,床上的女人真的很幸福,难怪宁可忍受常人受不了的痛苦,坚持一定要顺产,一切以宝宝最好为考量。

????谁说过,一个女人如果爱一个男人,必定先爱他们的孩子。看样子,床上的女人,应该也是很爱面前的男人,所以才会……甘之如饴。

????去专属婴儿房看过宝宝,慕天昇对那刚出生就白白胖胖得讨人喜欢的爱子,欢喜至极。看爹地、妈咪那舍不得离开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对这个乖孙多么宝贝了。

????回到顶级加护病房,慕天昇蹑手蹑脚的坐到床侧,望着满脸疲累、发丝还带着湿意的晓柒,拿起一侧的毛巾轻轻帮她拭去额角的汗迹,眼里满是心疼不舍的爱恋。

????想想自己备受煎熬的三个多小时,慕天昇就能想象她是经历了怎样的炼狱重生。

????“醒了?”

????见晓柒突然睁开了眼,慕天昇慢慢收回毛巾,轻柔地伸手抚摸了下她略显苍白的脸颊。

????“嗯,宝宝——”

????“宝宝很健康,很白,很漂亮,谢谢你,珍儿,给了我,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宝贝儿子……”

????“嗯……”见慕天昇如此开心,确定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无误,晓柒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宝宝健康,她就安心了。

????“夫人,您醒了,刚刚好,夫人,我抱您儿子过来了,您最好喂一次奶,让宝宝早点适应妈妈的味道,对您身体的恢复也有好处的……”

????小心地将宝宝抱到晓柒的跟前,护士小姐一脸温和的解释道。

????听到护士的提醒,慕天昇跟晓柒相视一笑,随即轻轻扶起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坐了起来。

????小心的接过护士手中脆弱的小生命,望着那根慕天昇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漂亮宝贝,晓柒轻轻抚摸着那光润丝滑的小脸,笑着触摸了下小小的可爱的嘴角,随即慢慢抬高手臂,让那可爱的小脸贴近自己的胸口,慢慢拉开了宽松的医袍,将饱挺的顶端小心翼翼的塞到宝贝儿子的小嘴里。

????许是天生的生存本能,一碰触到那儿极致馨香的柔软,小宝贝就啧啧吸食了起来,嘴角仿似还扬起一丝满足的微笑。

????低头凝望着怀中活力的小宝贝,感受那强有力的吸附力道,晓柒嘴角漾起了宠爱的笑意;望着身边的娇妻、爱子,都是一脸幸福的唯美,慕天昇圈紧搂抱的手臂,不自觉地将更大的胸膛让出,望着怀中最珍爱的娇妻、爱子,也露出了真心的满足。

????刚踏入病房的慕爸爸、慕妈妈,望着床上和谐温馨的唯美一幕,相视而望,紧紧相拥,也都露出了欣慰至极的笑容,仿佛,人生至此,再也没有遗憾。

????◇

????又是风和日丽美好的一天。

????想着再过不久阙韶绝就要来接自己,玉茹一颗心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对着密密麻麻的字符却是情不自禁地走神、傻笑。

????望着自己身上漂亮的一字领雪纺紫纱短裙,七分的公主袖,香肩小露的极致性-感,玉茹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这件衣服,可是她平常装扮中尺度最大、也最喜欢的,只是每每穿起,她都忌讳颇多,尽量想要遮去那全露的美丽的蝴蝶锁骨。

????小雨总说,这个衣服不显胸、不显腰,可是绝对的勾魂夺命,吓得她每次穿,都刻意加了宽围巾‘画蛇添足’。

????可是今天,她却很想要给他看,这样美丽璀璨,透着妩媚性-感的成熟自己。

????四点,终于在玉茹不停地观望、祈盼中悄然来临,收好图书,抓了抓柔顺的长发,玉茹抓起自己精心准备的紫色小包飞速往校门口出去。

????她知道,阙韶绝向来最守时,说四点一刻到,绝对不会晚一分钟,她现在去,应该刚刚好。

????刚拐出图书馆的小路,玉茹就看到校门口那不容忽视的、倚车而立的昂藏身影,笑着跑上前去,玉茹习惯性地主动缠上阙韶绝的腰身,撒娇的抱着他打着招呼:

????“你来了?”

????“嗯,走吧!”一如既往,不着痕迹的拉开玉茹的手,阙韶绝随即拉开了车门。

????见自己刻意装扮的一切,阙韶绝居然没有半点表示,自己主动的示好,换来的依旧是不冷不热的逃避,玉茹一边抬脚上车,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他从来不会像她一样,见到他,就想亲昵的抱着他、靠着他?只是想感受一下他的温度、他的气息,感受一下彼此的心疼!

????为什么,每次她想要靠近他的时候,总感受不到他同样热情的回应?为什么每次,她总有种感觉,公众的场合,他不想公开两人的关系,甚至刻意回避着她的亲近、示好?

????他,究竟是什么心态?如果真是她想得那样,那他……暗夜的表现,又算是什么呢?!

????(今日三更更新完,谢谢亲们支持。)

????正文?003?玉茹,爱一个人好累?(1)

????刚坐进车子,玉茹还来不及理清她与阙韶绝之间模糊又复杂的关系,整个人却被阙韶绝霸道的圈入了怀中。

????低头凝望腰间的大掌,玉茹瞬间迷惑的眯起了眼。他,到底是什么回事,刚刚还不冷不热的,怎么这会又……?

????“开车!”

????听不出情绪的命令噶然而起,密闭的挡帘亦随之落下,顷刻间,独立的二人空间完美呈现,玉茹刚转过身子,想要探求心中疑惑的答案,尚未开口,阙韶绝抢先一步俯身堵上了那丝滑水润的红唇,给了她一个狂烈至极的深情热吻,强悍的长舌勾挑起香滑的小舌,饥渴的汲取深处的蜜汁

????“嗯……你…?”

????迷蒙迷醉中,玉茹脑袋有片刻的呆滞,原本不悦质疑的心声也被这突来的一吻敲得七零八落,完全不知该从何说起。因为此时此刻,连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刚刚的滋生的不满,会不会是自己一时多想…产生的幻觉!

????“以后……不要穿这种衣服,我不喜欢。”

????轻轻抚摸着玉茹红霞渲染的粉嫩小脸,阙韶绝低头凝望玉茹那凸显气质的衣服,对她那露出大半的美腿、撩人心弦的裸肩的妩媚短裙不甚满意,这样的衣服,有种说不出的诱情韵味,看着就让人浮想联翩,他不喜欢她展露这样太过魅人的女人味,会让男人移不开眼。

????低头在玉茹纤长的美颈,裸-露的香肩上随性啃吻,阙韶绝亲昵的贴着她敏感的颈窝,嗅着那淡淡如茉的清香,声音低沉而沙哑地说道。

????“喔——”

????低头看了看自己最喜欢的衣服,玉茹有些失望的潋下了眸子,她费尽心思地装扮自己,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不给面子。越想玉茹越觉得委屈,越想,她越觉得也许,他们之间有的不是代沟、是鸿沟。

????她喜欢两个人亲昵的一起逛街,他却从来不在人多的地方搂抱她;她渴望他的时刻的甜言蜜语,他却从来不在床之外的地方柔情蜜意;她越来越不懂,他喜欢的…是不是只有她的身子?为什么,只有在密闭的私立空间,他才会有这样的柔情?才会有这样的多话?

????“晚上,想吃什么?”

????望着玉茹垂下的小脸,阙韶绝突然意识到仿佛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大概,没有一个女人能接受得了心爱的男人说‘不喜欢’这几个字。

????“随便……什么都好。”知道玉茹可能是真的不高兴了,阙韶绝随口转移了话题。

????没想到自己突然的一句话居然让车里的气氛变得如此压抑,望着怀中闷闷不乐的小女人,阙韶绝禁不住有些心疼,她毕竟还太小,太多的事,也许还不能深刻理解。

????侧身在玉茹脸颊亲了一下,阙韶绝还是示弱的贴近她的耳侧,小声地给以明示:

????“你的衣服……很漂亮,只是…露…太多,看了,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我不喜欢,别的男人跟我有一样的想法……”

????阙韶绝的解释突然让玉茹心情大好,太多时候,女人要的,其实只是一句话而已,只要男人肯给,哪怕是谎言,女人也很乐意照单全收。

????“真的?”

????转过身子,玉茹柔柔地望着阙韶绝,娇媚如猫,可爱如兔,满脸的春光灿烂,像是受了嘉奖的孩子,连嘴巴都情不自禁地微微弯挑。

????低头在玉茹嘴角落下肯定的一吻,阙韶绝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女人的孩子心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容易生气、又这么容易哄的女人!

????她,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太多时候,却也太过单纯,单纯的不懂保护自己,不懂‘息怒不行于色’,是很重要的一项生存法则。

????阙韶绝对玉茹,除了男人对女人本能的占有,还多了几分长辈对晚辈的至极爱护。

????跟玉茹在一起,他总会情不自禁地站到她的立场,考虑更加适合她生存的相处方式,毕竟玉茹的身份还是学生,所以在公众场合,特别是她生活的校园附近,阙韶绝很少跟她表示亲昵,他不想她该享受单纯快乐的年纪,承受太多流言蜚语的伤害。

????只是,他不知道,对深陷爱情的女人来说,很多时候,爱人的肯定比无畏的留言更重要,女人,需要更多的是关爱、是行动、是浪漫的甜言蜜语。

????吃过晚饭,阙韶绝破天荒地陪着玉茹逛了半条街,虽然他的功用等同于提货的搬运工、移动的提款机,不过看到玉茹乱窜的开心模样,他也不想去破坏她难得的好心情。

????只是他真的有些不懂,店里五光十色的衣服、晶莹闪亮的首饰,再多再美,又不是她的,她那么开心做什么?在他眼里,逛街等同于慢性自杀,纯正的是在浪费生命,可是,这样愚蠢的‘只看不买’的傻事,他却还是心甘情愿的陪着玉茹做了一晚上。

????走出服饰店,玉茹抱着两包的衣服,乐得嘴角都生了花,可是阙韶绝,脸色却有些无奈、无语的憋闷,特别是一想起玉茹逛了一晚上的…最后收获,他就顿感额头立马浮现三条黑线。

????是他太老土了吗?现在的小女生……都是这样子…强人所难地折磨人的吗?

????刚走进天香丽人的专属套房,玉茹就眼尖地看到了桌子上满满一大堆的零食蔬果。扔下手中的提袋,玉茹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冲去。

????“啊!我喜欢的牛肉干、开心果……还有红果……”一边翻着冒尖的食品篮子,玉茹一边开心的叫嚷了起来,随手拆开一包零食,就往嘴里塞去。

????见玉茹像个孩子似的,奔着美食就不顾三七二十一了,阙韶绝就忍不住想笑,她有时候真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点零食,一点礼物,就可以把她哄得眉开眼笑。

????“好了,别撑着,都是你的!吃多了晚上又该睡不着了……”坐到玉茹身边,阙韶绝宠溺的抱着玉茹,伸手阻止了她的小老鼠的偷吃行为。

????怎么每次看到零食,她都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天知道,他们晚饭可是吃得大餐,撑得她直嚷嚷要走路消化。哎,幸好她是百吃不胖的体质,要不估计早成气球了。

????正文?004?玉茹,爱一个人好累?(2)

????“谢谢!”转过身子,玉茹搂着阙韶绝,开心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原来,他还是很宠她的嘛,天天叨念‘零食有害健康’,还不是帮她准备了爱吃的健康零食?

????“玉儿,以后要慢慢……”

????“知道啦!慢慢把习惯改过来,吃饱饭少吃零食嘛!你好啰嗦啦……”

????阙韶绝的劝诫还未说完,玉茹撒娇地拽拽阙韶绝的衣服,娇俏地接过了他的话。其实平时她虽然喜欢吃,也都好少买的,毕竟她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总这样随心所欲!可是每次一到他这里,她就会特别的想吃,谁让他宠她、惯她,她说想要,他就立马可以准备好呢?!

????她喜欢这样温馨的小浪漫,让她觉得自己是被宠爱的。

????“我是为你好!得了便宜还卖乖!去洗个澡,换身轻便的衣服……”伸手抚摸着玉茹的长发,阙韶绝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嫌——‘啰嗦’。

????“我们……穿新衣服好不好?”搂着阙韶绝,玉茹突然想起了今晚唯一的收获,好想跟他一起穿。

????“……”

????无语的凝望着玉茹,阙韶绝顿觉面颊发热,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穿过那么幼稚、可笑的衣服。

????真不知道谁发明的这种衣服——情侣衫!一想起那黑色T恤上的那对可爱的卡通图像、还有那对话,阙韶绝觉得打死自己肯定也穿不出去。大概只有玉茹这种纯纯的傻女孩,才会给卖家清货底。

????“求你嘛!穿一次给人家看…那…大不了就当今晚的睡衣……就一次嘛!”见阙韶绝一提衣服就变脸,玉茹搂着阙韶绝又亲又抱地撒起娇来,一件休闲T恤而已,怎么一说要他穿,都像要他命似的?

????看到人家都光明正大的穿情侣装,她也想试试那种感觉嘛!买都买了,她一个人穿还有什么意思?他都不试试,岂不太浪费了?!

????“玉儿——”

????“人家都买了,你就满足人家的心愿,最多我们只在家里一起穿,好不好?”见阙韶绝一脸的为难,玉茹随即软软的靠着他,稍加退让的央求着说道。

????好想知道,他穿情侣衫是什么样子!想着他那冷峻的面孔、成熟的身躯套上这样不搭的可爱衣服的滑稽影响,玉茹想想就觉得一定很好笑。

????“好……可以去洗澡了吧!”

????被玉茹缠得有些无奈,阙韶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